陇南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農村的破碎虛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5:35:31 编辑:笔名

  是了,这就是他心中的女人,梦里的女人,这就对了,一双滴溜溜转饱含春情的眼睛,圆而俏的脸泛着红晕,皮肤光滑若丝帛,胸前的 丰满而浑圆,吐露着青春朝气,腰纤细,使她的臀部显得性感而肥大,她笑着,让他的心难以控制,那是怎样一种笑散发着美而风骚的气味,弥漫了整个狭小的房间,让他不禁怦然心动那是潮水,欲與渴望的潮水塞滿他心胸,他的眼睛火燙,如同兩片烙鐵咝咝地冒著火焰,潮水啊,突然一下子咬住了他,他的心在那狂瀾中劇跳,飄搖,已無法遏制,他走,走出這個狹小的空間,不,他要抱住她,抱住這一生的唯一,這時的心跳更加狂亂,“怦、怦、怦”是敲門聲嗎,不他紧紧地抱住她,吮吸着她的甜美和火热,他感到一切都在潮水中了,大潮一下击溃了一切,包括她怀里的女子

  两旁的灯火亮了,照耀着灰蒙蒙的晨,一个女人,细长的女人,就像这个世界的一个符号她微笑着,是那么的灿烂,她体验着,第一次体验那种癫狂而欢乐,那种愉快,全身,包括心都被洗劫了个透彻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是一个非常风骚的女人,是女人,骨头里都在期待,等待着,她终于尝到了,那是一个禁果,她暗暗欢喜

  两旁的灯火亮了,照耀着灰蒙蒙的晨,她在灰蒙蒙中走,如同划过灰色的痕

  那时她在异乡的街头,在一个大都市,陌生的街,她天天从那里走过,她仍然陌生

 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都市呢,天空明净的纤尘不染,蓝,就像一柄来回摇晃的镜子,她的心总是空空的,照在镜子里的是故乡,故乡没有高楼,没有穿吊带裙的女人,没有高架桥,没有暗夜里闪烁的霓红和在宾馆里偷偷摸摸的男女,只是一片纯净,在那片土地上,妈妈像一头牛永远地操劳着,妈妈,妈妈,自从你嫁给了那个男人,就永远地栓在了那里,没有一丝挣扎,妈妈在那片土地上喘息,爸爸也在那片土地上喘息,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,腰都佝偻着,如同在大地上艰难爬行的蝼蚁,她恼怒,她冲出了家门,走进了这个都市,从此遇上了这个男人,他长的矮小而枯瘦,眼睛炯炯有神,对她无比地呵护,他爱她,疼她,时刻把她捧在手心里,如同爱护一件珍宝,惟恐一不小心被碰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,唯有他对她最好,在 的漂泊里,他如同一根温暖的草,被她一下抓在手心里,从此彼此牵绊,再也没有逃离,她依赖他,把身子献给他,让他占有自己身体的所有部位但在黑黑的夜,黑黑的夜里,她在想,在不断地想,这样对吗,对不对呢月光照在院子里,一片苍白,就如白茫茫土地上白茫茫的碱,很咸呀,生活真的很咸,他搂着她的时候,去了肉体的芬芳之外,还有生活的气味,咸的气味,她搂着他,他的头埋在她高高的胸脯间

  月光就这样照耀着院子,院子里缭绕着雾气,于是天空就灰暗,月光就灰暗,看不见星星,也没有星光,就在这时,就在乡下的小院里,妈妈望着她笑,“你啊,你快生了要生个胖小子”爸爸也笑,他也笑,大家都笑了,这时她感觉非常地幸福,她终于要生了,生个儿子,有多么的幸福但是,真的如期望中的吗真的吗这样做对不对呢,对不对

  是的,当初是她勾引的他,她搂着他,触到了他的腿,柔软滑腻的手伸进了他的裆部,他急促的喘息,咆哮着,把她紧紧抱住,要把她撕得粉碎,她大声地歌唱,歌唱未来,用歌唱来呻吟,但那样对不对,对不对呢

  如今,他站在她的面前,月光照耀着小院,她抱着自己的儿子,忽然地厌恶,为什么还要回到这里,还是回到这里呢还是回到了乡下呢

  她哭了,流泪了,泪如村前的小河

  “把他撵走吧,”妈妈说

  “把他撵走吧,”爸爸说

  “可是,他曾摸我,曾经占有我的”,她自己说,“还有,还有我的儿子”

  月光,把月光捏碎,捏在手心里他在院子里乞求,他呜呜咽咽,但那有什么用,月光笼罩着他破碎的脸

  他还是走吧,虽然他还想摸一下她肥大的臀

  共 152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有点怪异,好像不着边际,但是小说透露出的信息还是那样的鲜活【:耕天耘地】

  2楼文友: 19:0 :04 浓郁乡土题材,欣赏阅读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,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,广东省作协会员《作品》络版,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,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,《塘厦文学》特邀副主编《新文报》总编

心绞痛患者能吃中药通心络吗
怎样改变o型腿型
什么人容易厌食症
窦性心律失常严重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