陇南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永夜君王 章 七十三 帝国律法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48:22 编辑:笔名

永夜君王 章 七十三 帝国律法

敢当着一众贵女面如此説话的,除了赵雨樱还能有谁?

南宫凌的侍女并没有停手,继续用力向南宫小鸟推去,指掌间隐隐现出原力光芒,显是想下暗手。但是她的手堪堪触到南宫小鸟的胸口,忽然间空中响起啪的一声脆响,宛若鞭子凌空抽击。

侍女突然一声惨叫,踉跄向后退去,双臂衣衫破裂,手臂上现出两道粗大血痕,迅肿了起来。

谁都没有看到鞭子。可懂行的人都知道,那是由原力构成的无形之鞭,出手的人在原力操控方面异常强大。

赵雨樱悠然走进基地大门,旁边则是千夜。她冷笑看着那名侍女,“老娘説话的时候也敢动手动脚,真是欠管教!这次只抽你的手,下次再犯,就抽烂你的嘴!这么没规矩的狗,真不知道是谁家养的。”

南宫小鸟这时回头,目光掠过赵雨樱,停留在千夜身上,整个人突然之间就呆住了。

赵雨樱向她走去,“小鸟,你怎么突然跑这来了,也不和我説一声。话説,那几个老头子们怎么样,还没死吧?”

看得出来,赵雨樱和南宫小鸟不是一般的熟。

南宫小鸟目光像是长在了千夜身上,嗯嗯啊啊了几声,完全不知所云,显然根本就没有在听见赵雨樱在説些什么。

赵雨樱一脸纳闷,在南宫小鸟面前站定,大声道:“喂!你再不説话,我可就要非礼了!”

“嗯嗯,好的。”南宫小鸟心不在焉地道,明显不知道自己回答的是什么。

这时全场拔剑张弩的紧张气氛已经被赵雨樱彻底破坏干净,离得最近的红蝎战士们听得最清楚,个个目瞪口呆。而南宫小鸟身边有名女性红蝎军官,伸手想戳她手臂提醒

永夜君王  章 七十三 帝国律法

,却被赵雨樱两眼一瞪,很没骨气地缩到一边去了。

雨樱大小姐可不是好糊弄的,狼笑三声,爪子一探,就抓住了南宫小鸟的胸。这一把抓下去,顿时勾勒出了南宫小鸟胸部的真实大小。军服之下,竟然是出人意料的波涛汹涌。

要害部位骤然遇袭,南宫小鸟这才回过神来,先是一声尖叫,然后才想起去拍赵雨樱的手。

赵雨樱趁机多摸了两把,笑道:“真是只呆鸟,等你反应过来,老娘早就什么便宜都占到了。”

“你又是这样!”南宫小鸟怒视赵雨樱。这个又字,很让人遐想,説明过去这样的事生过不只一次。

赵雨樱却是一脸无赖,嘿嘿笑道:“多一次少一次有什么分别?”

南宫小鸟气鼓鼓的,用力向赵雨樱挥了挥小拳头,然后目光落在千夜身上,结果又挪不开了。

赵雨樱神经再大条也现不对了,看看南宫小鸟,又看看千夜,一脸纳闷。“我这个弟弟长得确实不错,但是……”

千夜也被少女的目光看得有diǎn奇怪,打量了她几眼后,隐约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,忽然间灵光一现,脱口道:“小菜鸟?”

“是我!”南宫小鸟顿时雀跃不已。

赵雨樱满脸疑惑:“你什么时候改名叫南宫小菜鸟了?”

“我叫南宫小鸟!”她一下拍掉了赵雨樱悄悄伸过来的爪子。

这时南宫小鸟完全转过身来,千夜和赵雨樱都看到了她脸上红红的指印。千夜微微一怔,那边赵雨樱已经怒了,一把扯过南宫小鸟,“这是怎么回事?谁打的?”説完目露凶光四下扫视。

南宫小鸟闭紧了嘴,没有回答,可周围其他人的反应都指出了肇事者。

南宫凌也不掩饰,説:“是我。”

赵雨樱眯起双眼,寒声问:“为什么?”

千夜也走了过来,看看现在个头已经到自己下巴的少女,皱眉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南宫小鸟抬头现千夜离自己只有一臂距离,恍若受惊的小鹿立刻低下头。她的小脸胀得通红,好像熟透的大苹果,小嘴抿得紧紧的,一句话都説不出来,头更是不知道要低到哪里去了。

南宫小鸟説不出话,南宫凌却不能不回答。她不愿意输了气势,淡淡地説:“雨樱”

“雨樱是你叫的吗?别在这跟老娘装熟!”

南宫凌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她深吸一口气,勉强平复情绪。

此刻,基地门外又进来一群人,张自行和红蝎的安绍年准将终于赶来,而魏破天和宋子宁也从里面出来,整个黑流城中真正有份量的人都到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南宫凌更不能退让,她脸色微微白,挺直胸膛,从容道:“赵大小姐,你也知道我南宫世家和她之间有恩怨”

赵雨樱又打断了她的话,不耐烦地説:“少扯那些有的没的,老娘听不懂!来diǎn直接的!”

赵雨樱居然如此不给南宫凌面子。旁观众人,尤其那些贵女,多有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南宫凌宽大衣袖下的双手已紧握成拳,冷然道:“直接的就是,她挡了我的路,所以我打了她,就这么简单!不过一介寒门,打了又如何?别説只是一记耳光,就是伤了残了,也不过赔diǎn钱而已。这diǎn钱,我还出得起!这是帝国律法,怎么,赵大小姐对此有疑问?”

赵雨樱不怒反笑,带着些许慵懒,出人意料地説:“当然没有。”

南宫凌大感意外,不过也知道此时不宜久留,当即道:“既然没有,那我就走了。”

“等等。”赵雨樱叫住了南宫凌,然后向她走去。

“怎么,赵大小姐还有指教?”南宫凌话音未落,赵雨樱一个巴掌甩了过去,只听啪的一脆响,脸上已是结结实实吃了一记耳光。

转眼间南宫凌半边脸高高肿起,嘴角也流出一道鲜血,唇角都破了。南宫凌一下呆住,手捂着脸,完全不敢相信赵雨樱居然真的动手,而且还打得如此之狠。

南宫凌身后的侍女护卫们这时才反应过来,慌忙冲上,将南宫凌护在身后。可是他们深知赵雨樱的厉害,别説拔剑相向,就连放句狠话也不敢。

一巴掌甩过,赵雨樱顿时心情好了不少,説:“也没什么指教,只是让你知道一下帝国律法究竟是怎么回事。先教你一个乖,这里是永夜大6,不是帝国。”

説到这里赵雨樱眼底寒光一闪,接着道:“老娘抽你一耳光,确实不对。你回帝国以后大可以去告我,不着急,慢慢来,説不定过个十年八年的,也就判下来了。帝国律政司怎么判,老娘就怎么做,赔的钱一个子儿都不会少你的。”

南宫凌死盯着赵雨樱,眼中全是怒火,可是她最终一言不,转身就走。那些护卫侍女们也赶紧追了上去。

赵雨樱话中威胁之意再明白不过,在永夜这无法无天的地方和她作对,半diǎn便宜也占不到。而她身为赵阀幽国公嫡长孙女,身份比南宫凌这个侯爵嫡次女更为高贵,就算回到帝国又能如何?真去律政司告?

到时候律政司那些老油条只需按部就班地办事,毫不逾规,也能把这事拖个几年。就算最终裁定确实是赵雨樱无缘无故挥了那一巴掌,按律也就是赔diǎn汤药钱而已。但这么一闹,南宫家的脸可就丢光了。

在对帝国律法的运用上,南宫凌是种境界,赵雨樱又是一种境界。

眼见南宫凌退走,赵雨樱哼了一声,道:“跑得倒快!老娘还想反手再来一巴掌呢!”

周围一众贵女听了,不少人都心生惧意,66续续地散了。她们和南宫凌身份地位也就半斤八两,赵雨樱敢抽南宫凌,也就敢抽她们。这个时候,谁惹了她谁就是自找倒霉。在这种门阀之争上,张自行可不会插手,他分得很清楚,只对外敌,不理内争。

魏破天此刻却显得无所畏惧,满脸堆笑凑了过去:“雨樱姐,你回来了!哦,千夜,你也在啊!”

听到后半句,千夜眯了眯眼,很有一拳砸到这头野猪脸上的冲动,敢情他刚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。

赵雨樱懒得理会魏世子,拉住南宫小鸟查看脸上伤势,不断问:“还痛不痛,伤到哪里了?”但她説是检查脸上的伤,两只手却都忙得很,东摸一把,西捏一爪。

南宫小鸟却不复刚才对峙南宫凌时的勇敢,不断闪躲赵雨樱的爪子,都快要缩成一团了。

眼见赵雨樱在大庭广众下越来越不象话,千夜忍不住咳嗽一声,赵雨樱抬头白了他一眼,不满地道:“老娘泡妞,你在边上咳嗽什么?着凉了?要不要给你找个大夫?”

话是这么説,不过赵雨樱还是松开爪子,南宫小鸟即刻闪到千夜身后,身法如轻烟掠火,远平日水准。看到这一幕,赵雨樱挑了挑眉,笑得意味深长。

片刻之后,众人来到千夜书房,纷纷坐定。

千夜看着南宫小鸟,深感头痛。赵雨樱早把这只小菜鸟的身份一五一十全部抖露了出来。

千夜没想到当年那只稚嫩的小菜鸟,回到红蝎后浴火重生,一飞冲天。现在已经成为红蝎几位军团长的心肝宝贝,生怕磕着碰着。

她年纪轻轻,就已在机械设计和原力阵列两大领域展现出惊人的天赋。千夜当然知道机械营那些天才们的价值,从长期看他们的作用比蝎王还要大,更不用説南宫小鸟的天赋还远在一般天才之上。

这样一个人跑来永夜,身边却只有一个小队护卫,外加一艘高浮空艇,要説不是偷跑出来的,谁也不会相信。

南宫小鸟坐在千夜对面,双眼死死盯着桌面,动都不动,就象那里有幅举世罕见的原力阵列一样。

“小鸟,你是偷跑出来的?”赵雨樱介绍完南宫小鸟的惊人履历后,问道。

“是的。啊!不,不是!”南宫小鸟分明在呆,一下就把实话説出来了。

赵雨樱和千夜对望一眼,又问:“那你现在回去?”这位大小姐虽然经常不着调,在这种大事上却还很清醒,南宫小鸟这种身份留在黑流城,对千夜来説可不是件好事。

“不!”这一次小菜鸟却不糊涂了,答得毫不含糊。

“那你想呆多久?”

“很久!”

宝鸡治疗牛皮癣医院
宝鸡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宝鸡好的牛皮癣医院
宝鸡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宝鸡哪家医院治牛皮癣